衍夕

苟...

【方王】王杰希是个江湖骗子

【方王】王杰希是个江湖骗子

*古风架空





(1)

方士谦向前一步,拦住王杰希的去路。“前辈?”王杰希看着他的表情,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何事?”

“有一点,”方士谦咳咳两声压低声线,“听说你还会算卦?”

“嗯。”

“那你帮我看看。”



王杰希把方士谦带到自己的卧房,梨花木的雕漆门一关,不紧不慢点上一站铜制镂空花式油灯,悠悠开口问:“前辈想算什么?”

“我想下趟山,你帮我算算在哪儿能找到姻缘。”

王杰希顿了一下:“我怕算得有些出入。”

方士谦大方把手递过去:“那也比我自己瞎猜强,算吧。”

“我不看手相。”

方士谦把手翻了个面儿,手心向上。

“我也不诊脉。”王杰希无语。

“那你怎么算?”方士谦抽回手,王杰希撩了撩自己宽大绿袍的衣角,没有回答,只是掐指一算。

“在......港口巷。”




(2)

方士谦辞别了师兄林杰,下了山直奔港口巷。这是条沿着港口绵延而建的狭长巷子,透过低矮的房屋,可以看见远处片片白色帆影,来往货船上的商贩活动频繁,平日里好不热闹。

看着巷口市集上来来往往的人影方士谦心想,王杰希这小子算得有点道理,人多了,遇到的可能才更大。

穿过一片店铺,方士谦看到巷子转角站着个姑娘。看起来双十年华,长得娇小可爱,目光顾盼神飞,生活灵动。

就是她了吧。方士谦心下一动走过去。

“姑娘你好,在这里是做买卖吗?”姑娘轻笑两声,开口声音有些类似男子,乍听之下觉得突兀,没事,人可爱便是,方士谦想。“我来卖点东西。”

“有些什么,我来看看可有我需要的。”方士谦不着痕迹问了句,“也想请教姑娘芳名。”

姑娘豪迈把肩上的包袱卸下:“言过了,江湖上都叫我忧郁小猫猫。你快看看有什么你要的。”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方士谦看了看,这姑娘卖的都是些城外小怪的掉落物,白狼毫,蜘蛛丝,密银吊坠。方士谦修炼到这种程度已经不太需要这些东西了,但是为了不扫姑娘的兴开始翻荷包。

“每样都来几个吧,我看这里还有些稀有材料,这些怎么算?”

这姑娘脑子转得飞快,一边把东西打包装起来一边报价格:“其实你拿点别的来换我也不介意的,我看你那件身上的手套和项链不太合适你的职业,不如换给我,再加几枚金币,这些材料就一起给你了。”

真是黑价啊。方士谦肉痛,正打算付钱,姑娘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漫天叫价。”

忧郁小猫猫一回头,换了副打扮的王杰希站在他身后。绿色的长袍换成了轻巧的便服,身后的头发用一根绸带束起来扎高。

“你怎么在这?”方士谦惊讶道。

王杰希挡在方士谦的荷包前:“因为我算到前辈恐怕有破财之灾。”

“这些东西应该不值这么多钱。唯一有价值的应该是这些材料,但是现在圣职系的手套有价无市,项链是打上了特殊技能的极品,这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买卖。”王杰希把下一句“就是在欺负你人x钱多”吞了回去。

忧郁小猫猫也是一愣:“那你说该怎么卖?”


最后三人完成了交易,方士谦一点东西,身上的负重轻了不少,没用的收藏都变成了下一阶可以用的技能卷轴和材料,居然还多了几块银币。

“厉害啊。”方士谦收回荷包夸奖王杰希,“不错不错,将来一定是个勤俭理财会持家的。”

“你差点人财两空。”王杰希淡淡拂袖,“前辈自己下次多加小心,我只是来替师傅采买刚巧遇到。”

方士谦挥别王杰希,半天才想起来:“不对啊!那你说好的姻缘呢?!”

“这里没有的话,请前辈去城里中草堂看看吧。”




(3)

方士谦在进入微草前也是个读书人,理智做个悬壶济世的名医。后来林杰慧眼识人拉方士谦入门,于是成了微草乃至整个大陆上最有名的牧师。

中草堂是家大书屋,一楼是自家开的药铺,楼上专卖些药典卷宗。这里应该能遇到个志同道合的姑娘,方士谦想这样也不错。

结果刚一进门就听到堂中传来几个人的大声谈话。方士谦一嗅,空中竟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怎么了?”他看到一个剑士模样的人负了伤,脸色苍白地靠在墙上,身旁有个伙伴,是个年轻女子,英气高挑,两个人应该是从野外受了伤回城的。

“真是气死我了!”女子重拳砸在桌上,连桌角上的算盘都是一震。她报上几种草药,看起来懂点医术,要给自己的同伴配药。

方士谦医者仁心,尽管和这两人素昧平生,但还是上前扶了剑客一把。剑客伤在左肩,长长一道口子还在出血,看起来触目惊心。而破口处的衣物切口平整,明显是利器所为。“你这是剑伤啊,谁下手这么狠?”

“说起这件事就生气。”女子替自己有气无力的同伴回答,“无耻君莫笑,野外伤人,还抢劫装备!”

方士谦最近也耳闻了几起这样的事情,真是凶险:“不过你说的这几味药也不对啊。”

那个女子脾气不太好:“那你说该用什么?你是谁啊?”

这样呛人的话真是枉费一片好心,方士谦刚想大声喊“我是你天下闻名的治疗之神怕了吧”,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阵下楼的脚步声。

“且慢。”

中草堂堂主车前子缓步下楼,身后跟着的人赫然是王杰希,手里还拿着本卷宗,整个人看起来安静儒雅。

“这位姑娘别太激动。”车前子扫视一下四周,先稳住情绪。

女子的态度客气了几分:“这个冒出来的人说我抓的药不太对,我学过点医术,所以怕这外行误了事。”

外行?方士谦快跳起来了。十字形的武器已经暗暗取了出来。

王杰希笑:“你说的这位是车前子的客人,是位学士。不妨听一下如何呢?如果他说的药没效果那还请来怪罪我。”

方士谦瞬间觉得自己这师弟真是给足了自己面子。看着姑娘的眼神从惊愕到崇敬,立刻就消了气。

“我再把方子说一遍,就一遍,你可要记住了!”


配完了几味药,女子转身要离开。方士谦今天也没了下山的兴致,王杰希却拦住了姑娘。

“姑娘留步,在下有句嘱咐。下次姑娘可不要诬陷别人。”

女子脸色一变。

“我不是行家,但是多少懂一点。我看你这伙伴的伤来的蹊跷。”王杰希手指划过自己的左肩,“伤在左,而如果对方有意为之,应该在下方,而自肩头到背部,应该是仓促间伤的。

你们之间动了武,而对方,是叫君莫笑吧?起先并不知道,明显是你们先动的手。

而我听说近来有些滋事之人经常在野外干些伤人抢劫之事,怕是这位君莫笑兄今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人。”

“你!”女子怒目而视王杰希,后者神情淡漠,平静地看着他们忿然离去。

方士谦感叹这分析能力真是惊人。

“不对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常来店主这里借书,我们算是好友吧。”王杰希向车前子道别,“今天书还给你了,有多打搅。”

车前子很热情,一直送他们到门口:“不打搅不打搅,下次常来。”

“杰希大神再见!”

方士谦听到身后的道别吐槽,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师弟。




(4)

“你个骗子!”两个人赶在日落前回山上,穿过枫林古道,余晖打在浑然天成的光滑石阶上,方士谦一边数落王杰希一边呼哧呼哧爬台阶。

方士谦体力不算好,但是他是个救人的,关键时刻也用不上体力。王杰希照顾他,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你这家伙算得哪是有点出入,我今天差点破财还好心没好报,这根本不是我要的姻缘啊。”

王杰希也很无奈:“可是算出来的结果就这样。”

“真的是算的不是你自己瞎掰扯的?!”

“......不是。”

方士谦自己嘟囔了一声:“真像个江湖骗子。”突然他自己意识到什么。假如没有算错,那么每次遇到的人应该是一样的,这么说来每一次出现在事件中的人......

他盯着王杰希的背影。

也许这值得确认一下。

“喂王杰希我有件事问你。”王杰希回头,然后他眼中倒映出的方士谦的脸正凑上来。




(6)

山上的夜色清冷如水。王杰希一个人在自己的院中点起一盏灯,为了驱赶繁乱的心思看起了本药草经卷。

花雕木门被扣响。王杰希开门,门口站着的正是让他心烦意乱的方士谦。

“你今天算得一点都不准,还是让我帮你算一卦吧。”方士谦凝视着他,王杰希一头雾水。

“前辈要给我算什么?”

“当然是算姻缘。”

他想了想,把手伸给方士谦。

“我不看手相。”

王杰希有些时候意外地迟钝,他愣了愣,把手掌翻了个面。

“我也不诊脉。”方士谦语气里都含了笑意。


王杰希看见方士谦用手覆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手上感觉到了温度:“前辈?”


“好了。”

方士谦慢慢松开遮着王杰希眼睛的手,王杰希低头看着自己小指上绕着一根红色的丝线,“我算的绝对靠谱。”

“千真万确。”

方士谦举起自己的手,红线的另一端绕在他的小指上。




——END?——


林杰:“方士谦!我准你一天下山去玩!你回来居然告诉我你脱团了!!【痛心捂心口】天啊还是我的杰希让我省心。什么?!我的杰希也脱团了?你们!”


还有,你们猜......(5)在哪?【笑】











#关于我那个超牛逼政治老师和看起来吊吊的同桌不得不说的那点事#

#关于我那个超牛逼政治老师和看起来吊吊的同桌不得不说的那点事#





(1)

老师放下手中的红笔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我激动得热泪盈眶,终于在学校里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正常人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慢性子的老师拍拍椅子示意我坐下说,这个角度几乎与老师平视,可以看见全校口中有口皆碑广为传唱的第一帅哥的侧颜。

清了清嗓子,我迫使自己怔定下来开口:“老师,你知道政治教研组组长叶修吗?”

他点头。那太好了。

“关于叶老师,我认为有一点和我同桌孙翔不得不说的事。”


(2)

“什么叫物以类聚?怎么用它造句?”前桌卢瀚文转过头来问我,桌上摊着本语文练习册。我一向以语文见长,口才一流,但是一时半会也没有想出标准答案。

“呃,让我想一下。”

路过办公室,看见叶老师正在批改作业,边批边叹气:“我怎么会教到孙翔这样的学生。”

去洗了个手回来,同桌孙翔正在刷政治考纲,一边刷一边抱怨:“叶修这种人是怎么当上政治老师的,切。”


等等,瀚文!我好像知道什么是物以类聚了!




(2)

凭心而论政治挺难的,可是孙翔可是全科学霸啊,叶老师对于这种学生......

额怎么说来着?

偃苗助长?

又爱又恨?

一次上课,叶老师点名让班长来回答问题,女孩子涨红了脸在座位上龃龉,叶老师叹了口气让她坐下。又喊了学委,结果男生也回答不出。

叶老师露出典型嘲讽脸:“男生也回答不出女生也回答不出,唉。算了,孙翔,你来回答吧。”


我的旁边瞬间嗲毛。




(3)

其实叶老师上课还是很形象生动的,虽然政治有些枯燥死板,但是很少有学生课上开小差。

“我国的婚姻法令有一项提案......”

孙翔转着笔神游,心不在焉。

“是针对我国法定结婚年龄的.....”

全班鸦雀无声,孙翔心无旁骛。

“关于十八岁即可登记结婚,意思就是说十八岁了就可以一起领结婚证了你听到了吗孙翔同学?!”

叶老师你不要这两句连说好吗妹子们不需要你们尖叫配音啊卧槽孙翔你现在终于回神了啊!

叶老师神了。




(4)

孙翔家住得比较远,每天为了争分夺秒地睡几分钟,经常来不及吃早餐。政治课上会偷偷吃。

叶老师有一次发现了孙翔吃东西,停下讲课质问:“孙翔你是不是在吃东西?”

孙翔毫不畏惧顶回去:“吃完了!”

“你下次要是再在我课上吃东西,吃的东西全班四十个人一人带一份。”

全班拍手叫好。

孙翔当机立断大喊:“老师,我在吃手!”




(5)

凭着我敏锐的直接我认为他俩关系不一般,可是身边的人都觉得习以为常。

后来问了问几个女孩子,女孩子一脸惊讶地说:“那当然啦?你才知道啊,我们学校多基佬呀。”

多......啥?!


我大惊失色,最后只能找老师来倾诉。


听完我声泪俱下的描述,老师淡淡点了点头,帅气的脸上浮现出云淡风轻的表情。

“习惯就好。”言简意赅一言蔽之。但是老师说得没错,只能习惯。

从我的视角,可以看见老师的侧脸,思考的时候眼神定定的,微微翘起好看的嘴唇,五官有种带着俊美的秀气,我突然觉得,周老师......

不仅有点好看,

还有点可爱。




等等,那个女孩子说,我们学校多什么来着?!









——END——




【江周】恋爱代码

【江周】

视频电话的那端杜明一脸苦逼,开口就用求人的语气哭天喊地:“波涛啊——”

江波涛躺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被这一声吓得零食脱手啪一下掉在了地上:“......少恶心。”

“我是真的遇到了大麻烦。”杜明泫然欲泣,“我的电脑坏了你回来帮我修修呗。”

“这个很简单的,找不到人你叫老师班泥隆耶OK的。”江波涛往嘴里塞了把薯片心想,这么大点事也找我。

“你还记得你前几天拷给我的你的期末论文吗?”杜明哆哆嗦嗦地擦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它也在电脑的这次罢工下离奇失踪了。”

“卧槽?!”江波涛这下坐不住了,一下子跳起来,一包零食哗啦哗啦落了一地。

“我没备份啊!!”


江波涛做事很效率的,杜明半小时前的一通视频半小时后江波涛就从家里开着小飞船气势腾腾杀过来了。他今年大学二年级,去年考出来的飞船驾驶证。

“怎么回事?”他踹开宿舍门的时候,杜明正趴在椅子上看吴启修电脑,吴启转过头来宣布:“中病毒了,你论文不是丢了,是数据被盗取了。”

“......”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期末论文,被偷了?”江波涛一字一顿说得很慢,表情没有惊讶,只是平静得深沉。吴启突然背后一寒:“可以这么说。”

江波涛勾勾手,犯下滔天大罪的杜明乖乖上前听从发落:“把我笔记本拿来。”

杜明双手奉上。江波涛先链接了一下杜明的笔记本,然后开始查出入的IP地址。

吴启“啧啧”两声:“看吧,学着点。S大计算机系高材生发威了。”




最后检测出来的结果是,整部电脑除了前几天和杜明联网打游戏的几个家伙,只有个ID叫一枪穿云的账号使用过。

就是他了。

就在江波涛要深入彻查这个一枪穿云的时候,宿舍里下午三点的电子报时器滴滴滴响了起来。江波涛这才想起下午还有计算机系的课。“那我先去上课,晚上回来再说。你先帮我看着。”他冷冷地命令杜明。

江波涛一直是计算机系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教授的得意门生。成绩好到可以节节翘课,却还是认认真真跑去学完了整整一学期的内容。被系里传唱为和计算机教授的一段佳话。据说江波涛见到那个传这条小道消息的家伙,满怀感激地把他揍了一顿。

从宿舍楼一路加快速度走到阶梯教室,江波涛发现自己还早了点。教室里人声鼎沸,也难怪,快期末了,大家都想临时抱抱教授的大腿,俗话说的好,期末了,教授就是上帝。一想到这里他又来气,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论文不明不白成了别人的,现在还下落不明,查出来一定好好报复那家伙。

这时候,走来几个女生,江波涛认识她们,一起修计算机的嘛。来要作业的?

为首的女生脸颊泛着淡淡红色,递上一张请柬:“这个周末的计算机系联谊,江同学也一定要来参加。”江波涛现在心里烦躁得很,但是维持了完美的形象笑着接过去:“好,我尽量。”

后桌戳戳江波涛:“哎对有个好消息。”江波涛回头:“什么?”

“不知谁把你写完作业的消息卖给教授,教授因为我们的积极性一高兴,原本下周内完成的作业,下周一就得交现在。”

“......”江波涛犹如晴天霹雳。

“咳咳”头发花白的上帝咳嗽两声,缓缓踱进教室提醒大家上课了。

一整节课江波涛听得红红火火,一张请柬在指尖转了又转,满脑子都是那个ID,一枪穿云。他脑补了n个邪恶的黑客形象,就是想不出为什么会有人无聊到偷大学生期末作业。

结果下课了,他从教室出来一掏手机发现有个未接来电,是杜明打来的。他回拨过去,杜明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激动:“我查出来了。这个一枪穿云,

是咱们学校的人。”


一枪穿云的晚上发言记录挺干净的,大多是一些技术贴的提问或者回复,江波涛一条条浏览下来,实在不明白这个看起来那么正经的家伙居然干出卑鄙的事来。

杜明的IP定位最终定格在学校里。江波涛冷静下来分析,偷作业应该是没完成,不过每个系的作业都不一样,不定偷了都能派上用场。所以明显是同系的人所为,这范围就缩小很多了,但是怎么知道是谁呢?

江波涛的视线定格在那张邀请函上。



周六的中午,照着约定江波涛到了那个地点,发现是个有名的KTV歌城,他还在马路对面等绿灯,门口就有几个女孩子向他挥手。江波涛认出是那天的几个女生。不过精心打扮了一番,放下柔顺的头发,小裙子,露出大长腿,气质满分。

“真可怕。”他边过马路边想。

来的一共二三十个人,大多都是认识的,一行人开了个大包房,勉勉强强塞下所有人。江波涛环视一圈,发现有几个人他不认识。一个正在和身边的疑似男朋友说话,一个低头玩手机,还有一个......

长得真好看。他一愣,发现对方也注意到他了,转过来,漆黑的眼镜盯着自己,礼貌地笑了笑。

“这是周泽楷呀。”身边的女孩压低了声音跟他说,一边看着那笑容脸上还翻起了红晕,“系草。”

哦,明白了。江波涛点头。


大学生联谊的气氛总是很热络,包间里除了调到最大的歌声还有各种嘈杂的谈话声。江波涛点了瓶度数不高的果酒抱着喝,这时候杜明的电话又来了。

“大进展。”杜明听起来激动得要命,“我查到了!”

“查到什么了?”

“一枪穿云的手机号码。”

“做得漂亮!发过来!”江波涛在心里为杜明的效率点了个赞。

三秒钟后江波涛的手机接到一串号码。他左右看看,所有人都在干自己的事情,没人注意到他,然后,他拨通了这个号码。

然后的然后,周泽楷没调静音的手机震耳欲聋地响了起来。


吕泊远上厕所回来,看见包间门口站着一排人,个个垂着个头,像被老师批评的小学生一样。

“你们怎么了?!”吕泊远吓一跳。一个人默默抬头:“你最好不要现在进去。”

吕泊远从门玻璃上往内张望,看见江波涛把周泽楷压在墙上心想,我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包间内。

江波涛质问周泽楷:“你!”

“?”

“为什么要拿我作业?你现在乖乖拿出来,我们还可以既往不咎。”

周泽楷一脸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江波涛换了个问题:“一枪穿云,是你的账号吧?”

周泽楷点点头。

“前几天入侵了我舍友的电脑,拿走了我的期末论文。”

“那个......”角落里的方明华弱弱打断,江波涛回头发现是之前那个在和女朋友说话的男生,“我前几天要和同学联网,好像记错了电脑名字,然后莫名其妙连上了别人的。我电脑上多了个文档,是你的论文吧。”

江波涛瞬间尴尬。


事情算是一场误会,有惊无险地结束了。当晚回去听了江波涛的诉说,杜明这个二逼乐了,没心没肺拍着手:“好哦,圆满解决。”

江波涛笑:“我算是解决了,那你的论文呢?”

杜明沉默了。


假期开始的几周后,杜明打了通视频电话给江波涛。这次江波涛接电话没那么效率了,过了好几秒才接起来。杜明一看对面,大大“卧槽”了一声。

周泽楷正乖乖靠着江波涛玩手机,两人在江波涛租的公寓的大床上一派和谐。

“什么事?”江波涛问。

“波涛啊,我电脑又坏了来帮我修修呗。”

“不行。”江波涛是如此干脆地拒绝,令杜明心寒,“我正忙着。”

杜明哭喊:“不就是忙着谈恋爱嘛!你这是色令智昏!你这是重色轻友!”

“随你怎么说。”江波涛按掉点话,在四目相对的灼灼目光下扑向了周泽楷。




——END——